我有一种全世界都看不懂我在写什么的感觉 啊 事实上 应该是 我看到英文就失去了看见中文那样熟练的条件反射?
当当的书到了,过几天要补课。
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看完失明症漫记,当然看得不是很认真。因为,它的对话是没有双引号的!就是语文老师很讨厌的只有句号和逗号的风格。当然,译者尚算贴心地用了分号。
不过对于我而言,分号没什么用。看着看着就怀疑是意识流,因为段落都特别长。还有奇葩的标点符号。我那本喧哗与骚动还没有看完,真的是特别仙的风格。福克纳高兴起来连一个符号都不给你。
还有最近很红的马尔克斯。vista?上说他这一次再也不会为自己的死澄清什么的。想到在这之前就已经看完百年孤独,并且爽快地忘记百年孤独的大多情节,我真是感到有点激动。有一种第一次与历史那么相近的感觉。
回来失明症漫记,感觉以后值得看第二遍的书。没有什么景物描写。情节的连贯我也没有看得太仔细。
作者构建了一个白日盲人,视野所及只有白色。这跟我们所理解的失明不太一样。白色象征纯洁光明,嗯,美好的一切。然而,失明的他们全都因为陷入这样的白色而惶惶不安。并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关于人性,关于这个世界的疑问?
戴墨镜的姑娘楼下的老太婆看着?后院里的兔子和鸡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人生的意义。后来死在门口,手里是戴墨镜姑娘家的钥匙。
医生的妻子多次呕吐,她是唯一看得见这个世界丑恶的人。
从地下室出来之后,她和医生来到教堂,看到被蒙上白布的偶像?只有一个女子没有被蒙上眼睛,因为她的眼球已被摘下。
或许,他们都在那个女子的世界里。因为是那个女子的世界,所以只有她看得见。而自以为高尚的圣贤们眼里除了灼眼的光明什么也看不见。
那为什么最后医生的妻子看不见了?

"Faith is the oasis in the heart which will never be reachd by the caravan of thinking."

Kanlil Gibran